濮阳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精神病人敬老院内怀孕官方承认存在过错

发布时间:2019-11-19 11:32:02 编辑:笔名

精神病人敬老院内怀孕 官方承认存在过错

容英患先天性精神病,无法与人正常沟通,生活不能自理,育有一女。2014年3月,容英丧偶,随后被村干部安排进入四公镇敬老院。

容英的女儿蒋芳说,自己嫁了个贵州男人,长期在广东东莞打工,无法照看母亲。弟媳王芳称,蒋芳精神方面亦存障碍,无力顾家,容英父母皆年过七旬,亦无法照顾, 我老公,也就是她(容英)弟弟长期在外打工,我也没办法把她接到家里照顾,就想着政府办的敬老院也是个好去处 。敬老院院长刘明峰介绍,此前容英所在村特事特办将其列入 五保 名单, 村里送来时,因为她是精神病人,我也有过犹豫,但最终卖给他们村干部一个人情,让她入院 。

入院后,弟媳王芳曾多次到敬老院探望容英,每次将其带到街上买东西吃,除感觉其瘦了外,并未发现异常。王芳事发前最后一次探望是春节后,那次未见到容英,将衣物交给工作人员后离开,此后数月忙于家事,没再去过。

2015年6月下旬,女儿蒋芳从东莞回到老家。6月29日,她跟几个亲属和村民一道,前往敬老院看望容英,特意带了两身新衣服。换衣服时,一个亲属发现了异常。蒋芳说: 当时大家一看,妈妈肚子怎么大了?有人说是怀孕了,也有人害怕是得了肿瘤。 蒋芳、王芳等人多次向敬老院工作人员反馈,未获回应。

(2015年)7月1日,敬老院将容英送到附近的松峰乡卫生院检查,结果显示:妊娠,臀位中孕单活胎。

仁寿县四公镇敬老院位于永宁街道,由当地政府建设运营。公开资料显示,该院于2009年开工建设,2010年1月竣工投用,全院占地面积4330平米,建筑面积3300平米,总投资400余万元,有床位86张。该院曾荣获 四川省二级养老院 、 眉山市十佳养老院 等称号。院长刘明峰称,算上容英,院里目前有71个老人,其中女性10人。

弟媳王芳称,据其向敬老院内的老人和周边街坊了解,容英在敬老院可能遭遇了强奸或诱奸。南都实地调查时,也有多位敬老院老人和街坊透露,曾有老人拿食物哄容英到周边山坡上去发生关系。

院长刘明峰否认了强奸或诱奸的说法,称此事系容英与敬老院一位老人的 事实婚姻 引发了 意外怀孕 。刘明峰介绍,入院时,容英的亲属提出让敬老院内一位老人贴身照顾, 那个人曾经贴身照顾过另一个老太婆,外面都说他好,这种其实就是事实婚姻,我们院里总共有5对,只有2对扯了证 。

王芳承认,当时有亲属提出让人照顾容英,但没明确提出 事实婚姻 , 就算我们默许了她跟那个老大爷过,但其他人不该用食物去哄她发生关系,她精神本来就不正常,敬老院怎么不管?

刘明峰坚称怀孕由 事实婚姻 那位老人造成,否认有其他老人与容英发生过关系, 那些都是谣言 。对于此前未及时发现容英怀孕的问题,刘明峰称这是自己和敬老院其他工作人员疏忽, 容英本来肚子就大,吃得又多,还经常穿很多件衣服,之前确实没看出来 。然而,刘明峰又承认,容英喜欢跟敬老院另一位老人到街上玩, 敬老院内都有监控,肯定没发生关系,至于出去后的情况,我也不敢保证 。

刘明峰口中的另一位老人2015年6月20日已过世。南都找到与容英有 事实婚姻 的那位老人,其称此前确有其他人用食物哄骗容英发生关系,自己和院里都阻止过,但因为容英精神存在问题,别人不承认也没办法。对于容英腹中的孩子,该老人说: 就算是我的吧。

老人的态度让王芳不满,因为其最初给出的回答是 孩子肯定不是我的 。王芳认为老人受到了院方的威胁,院长刘明峰否认。该老人则称,当初是怕承担,也没钱处理,所以不承认孩子,后来院里愿意承担,就自己承认了。

四公镇副镇长鲁天然对此事的官方定性与刘明峰的表态一致,否认强奸或诱奸,认定系 事实婚姻 引发 意外怀孕 ,身孕约有27周。

对于此事,四公镇副镇长鲁天然认为政府和敬老院存在过错,不会推卸。他指出,失误有三:其一,最初让容英和另一老人一起生活时没扯结婚证,好心办了坏事,没很好考虑怀孕的风险;其二,监管上不得力,敬老院没按时排查;其三,敬老院院长本人初期处理此事的态度不好。鲁天然表示,此事中敬老院和相关村干部都有,组织上还在研究处理方案。

7月3日,四公镇政府和敬老院将容英带到仁寿县妇幼保健院又做了一次检查,结果再次确认 宫内活胎 。此次检查本意是为引产做准备,被王芳等亲属阻止。

我们的意思,必须引产。 鲁天然称,一方面容英属高龄产妇, 生产的风险远远高于引产的风险 ;另一方面,鉴于容英自身情况,如果生下来,很可能是非正常婴儿,是个问题,就算健全,也存在抚养和教育的问题,容英没这个能力。

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并未就引产时间问题作出明确规定,但有医学人士指出,27周已接近 大月份引产 ,可能引发子宫破裂或大出血等症状,手术风险大。对此,鲁天然称任何手术都存在风险,现在谈问题还为时尚早,如果真出了问题,也许可以通过调解,也许得通过司法程序解决。

鲁天然表示,引产后会安排容英在医院休养,争取康复到最好,同时安排敬老院两个女职工全程护理,也可以给亲属一个护理名额,每天补贴亲属150元,时间在40天以内。而就营养费问题,鲁天然称敬老院会买鸡、鸭、蛋、补品等,亲属也可以买,提前支取四五千元,但需写明细向政府报账。鲁天然还承诺,事后会给予容英及其女儿1000多元的困难补助,此后村里的政策也会向其倾斜。

鲁天然说,康复后容英仍回敬老院生活,会作为特殊人员安置照顾,比如配备单间或专人看护。同时,为避免类似情况再发生,会加强敬老院内部教育和惩处, 惩处主要就是扣 五保 里面的钱,那些老头看重的就是那个 。

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王芳称,引产问题也困扰着亲属,因为无论那种决定都存在巨大风险, 我们本来可以不遭遇这些风险的,政府应负更多 。王芳表示,不愿也不敢再让容英回敬老院生活,但如果由亲属来照顾,政府应当解决其后半生的生活费用问题。

目前,此事尚未得到解决。容英本人并不理会这些,她时常一个人呆呆坐着,完全不搭理别人,有时笑,有时哭。

新三板
训练
亲子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