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上海自杀女硕士被传曾写遗书其母否认

发布时间:2019-11-28 11:17:43 编辑:笔名

上海自杀女硕士被传曾写遗书 其母否认

杨元元生前照片

自杀女硕士身后事

论坛上的一篇帖子“真正死因”引爆了舆论热潮,根据家属的说法,帖子是死者表妹的同学发的

《瞭望东方周刊》刘伊曼 | 上海报道

“元元,开门;元元,开门……”

11月26日早上7点多,小瑜就听到楼道里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和叫喊声。小瑜是上海海事大学海商法专业09级的硕士新生,她知道敲门的是住在旁边宿舍一位同学的母亲,从开学起,这位母亲已跟着女儿在506号宿舍里住了两个多月。

“她妈妈嗓门粗,我们一开始听到从走廊传来的说话声,还以为是来了男生,后来大家才传开了,说是宿舍里住着一位家长。”小瑜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506宿舍的女生叫杨元元,湖北人,也是上海海事大学海商法专业的新生,2002年从武汉大学经济系毕业之后,工作了5年多才考的研,就在这个月,刚刚满30周岁。

杨元元的母亲敲了几下门没回应后,转身下楼去了。

8点半,小瑜从食堂吃过早饭回到寝室后不久,楼道里突然一阵混乱,她出门去看,隔壁寝室的女生惊惶地对她说:“出事了!杨元元上吊了!”

小瑜看到,杨元元的母亲望瑞玲站在楼道里哭,“她当时似乎很后悔,边哭边念叨着:‘我后悔啊,她说她不想读了,她们叫我搬走我就该搬走’”

隔壁寝室的同学小兰将望瑞玲拉到她们寝室坐下,小兰告诉本刊,望瑞玲一会儿哭,一会儿又向两个女孩絮叨:“她就是太内向了,你们一定不要那么内向啊……她说她看书脑壳痛,说不想去课堂上表演,怕别人笑。我早说了要带她去南汇中心医院看心理医生,她不去,她现在的状态跟我那时候一样,我有段时间也想不开,过了就没事了嘛!”

遗书之谜

相谈数次,望瑞玲和她的儿子、弟弟、弟媳始终向本刊强调,是学校不近人情把望瑞玲赶出寝室,导致元元精神崩溃;是管理员的恶劣、不负导致延误了抢救时间。事情发生以后,家属与学校数次谈判,学校拒绝承认更让他们气愤难已。

12月7日,论坛上的一篇帖子“上海海事大学海商法硕士女研究生真正死因”引爆了舆论热潮,根据家属的说法,帖子是望瑞玲弟弟的女儿的同学发的。

从杨元元出事家人赶来学校一直到延续至今的谈判期间,校方安排他们住在24号宿舍楼旁的学校招待所里,家属们通过络随时关注着这个的舆论进展。

在本刊采访的几天时间里,望瑞玲尤其强调她后来租的房子,绝对不是学校帮忙找的,是她自己租的,由此证明校方帮她找房子并且为她租房提供困难补助的话纯属骗人,她还拿出她找房子时中介的,以及记录等等。

在此期间,学校的安保人员始终不离招待所左右。当望瑞玲在食堂前的广场上举着牌子罗列学校“罪状”的时候,安保人员也在旁边保持一定距离观望。

望瑞玲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学校肯定给学生施加了压力,怕知情的学生作证,“一开始还有同学来安慰我们,现在都不敢来了。”

而杨元元的同班同学小云则告诉本刊,一开始大家都很同情家属,虽然跟元元没有太深的交情,但是大家都能体会家属的心情,他们害怕元元妈想不开,一直有同学陪着她,给她打饭、打水,“但是,我们这样关心帮助他们,却被他们说成是学校授意监视……这实在太伤人心了。”

“她穿衣服很朴素,看起来家庭条件不太好。她妈妈跟着她住,一个月后她向学校递交了申请想让她妈妈和她住在一起。原本跟她们住一个寝室的那位同学就提出申请更换寝室。”小兰说,“刚开学时,跟元元遇上,她还会打声招呼,后来,她看人的眼神总是有些害羞,目光躲闪。”

周边寝室的好几位同学都告诉本刊,元元对人挺礼貌,但是不怎么跟同学交往,不爱说话,没有人跟她熟悉。上课总是坐在第一排,非常认真地听老师讲课。

望瑞玲告诉本刊,女儿没有留遗书,也没有任何日记。在本刊翻看元元那堆纸质遗物时,望瑞玲从手上拿了回去,“看这些东西没有意义啊。”

然而,杨元元有遗书的传言却在学校盛传,甚至传说,遗书里还写着她不愿意去当天下午的自然辩证法课堂上表演每个小组都要上台表演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宿管员

对于杨元元是否在此之前心理状况异常的问题,望瑞玲表示否认。她告诉本刊,杨元元变得不对劲是在11月20日学校及宿管员开始赶她走之后,之前都好好的。

根据望瑞玲的陈述,杨元元6岁时就没了爸爸,母亲带着两个孩子过得很苦,但是两个孩子学习成绩一直很好。

小时候杨元元的理想是当老板,这样可以赚很多钱,所以1998年她报考了武汉大学经济系。结果上了大学之后却发现并不喜欢这个专业,而是喜欢法学,选修课基本都选法律。

2000年,杨元元的弟弟也考上了武大,望瑞玲就跟着孩子一起到了武汉大学。

望瑞玲告诉本刊,一开始她跟女儿挤住在一起,后来武汉大学看她家庭困难,就给了她一间房子,不收钱,还允许她在武大做些小买卖补贴家用。

望瑞玲每月有937元的退休工资,之所以跟着孩子住,“因为一个人痛苦,老房子公家早收了,新房子职工也可以住,但是每月要从工资里扣一些钱,还要交有线电视费什么的,不划算。”

当本刊问及是否担心这样对已经30岁的女儿交男朋友造成影响时,望瑞玲回答说,家庭困难,这是没办法的事,“元元也认为必须要自己有实力了再来谈这些问题。现在家庭条件这样,也没人追。”

望瑞玲告诉本刊,杨元元的死,完全是因为宿管高华梅太坏。如果11月20日之后,她不对母女俩恶语相向,女儿就不会有那么沉重的心理压力,如果事发当天,在她已经告知女儿出事的情况下,宿管没有拒绝上去开门的话,也许能够避免悲剧的发生。

说起高华梅,望瑞玲很生气,说高曾数落她是乡下人,叫她“不要把农村的那一套拿到这里来”。

在此事成为热点事件后,高华梅没有再来上班。

但是对于望瑞玲的指责,24号宿舍楼所有被本刊采访到的同学都表示质疑,她们说:“高华梅是最好的一个宿管员了,对人非常和善,工作也认真负责,不可能像上传的那样不堪。”

校方回应

小云对本刊说:“其实这个事情,对我们的伤害也是很大的。事情发生以后,大家心里也都难过、害怕,很多女生晚上甚至都不敢在宿舍里住。”

上海海事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彭东恺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即便是经历了舆论的高压,学校依然坚持对这个事情没有,学校可以出于人道主义给予抚恤,但是不会“认错”。学校也从未歧视杨元元的家属,根据调查,宿管员也绝对没有过激言行。相反,学校一直很体谅他们的困难,想办法帮助他们,在帮助贫困生方面,学校一直做得非常好,上海海事大学从未有一名学生因为贫困而退学。他用“仁至义尽”来描述学校对死者一家的做法。

“如果她认为不让她住学生宿舍就是歧视她侮辱她的话,那这真的是无法交流。现在络上传的那些不客观的东西引起了严重的非理性炒作,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彭东恺说。

但是望瑞玲一直坚持:“学校要有那么好的话,帮我们租房子,还给我们钱了,那高兴都来不及,我女儿自杀干什么?”■

(文中所涉及的学生全部为化名)

签约指南
安全
中医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