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戛纳最佳导演侯孝贤的一些八卦

发布时间:2019-11-28 13:53:12 编辑:笔名

戛纳最佳导演侯孝贤的一些八卦

文/新浪专栏 水煮娱 王玉年

侯孝贤获得了今年戛纳的最佳导演奖,这也使得他成为了继杨德昌、王家卫之后,又一个获得这一荣誉的华人导演。

关于侯孝贤的电影风格,《聂隐娘》到底怎么样,很多文章都有,这里也不多说了,重点汇总一些他的八卦(你看我就是这么庸俗的人)。

是中国人,也是台湾导演

有一部关于侯孝贤的纪录片,《侯孝贤画像》,导演是阿萨亚斯(张曼玉的前夫)。这部纪录片拍摄了五天,用了两个月剪辑完成。在电影中,侯孝贤带着阿萨亚斯重返自己的童年,阐述自己的电影观点,诉说自己的乡愁。18年过去了,现在看来,这部电影依旧是关于侯孝贤最好的一部作品。

阿萨亚斯问侯孝贤:觉得自己是中国导演还是台湾导演。侯孝贤说,如果从大的文化背景下,不可否认自己是中国人,是中国导演,但如果从目前的政治环境,以及地区隔离的这么一个背景下来看,自己是台湾导演。

爱唱KTV,爱嚼槟榔

很多人都觉得侯孝贤是大师,一定特别严肃特别深沉。其实才不是,侯孝贤私下好玩的很。在镜头前,侯孝贤嚼着槟榔,唱着闽南歌和《跟往事干杯》,表情陶醉,流露出豪迈的真性情,看着真爽。

曾是不良少年,酷爱打架赌博

有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侯孝贤自述:小时候经常赌博打架,经常参加械斗。但是有个好事,每年的戏曲比赛在自己住的城隍庙,每年都看戏看电影,中学以前还会做假票混场进去看电影。最严重一次是砸了别人的玻璃,警察都来抓我,我从后墙逃走,后来因为帮派冲突,更是不断在逃。

当兵后,我希望与之前的事都斩断,于是我决定花十年时间进入电影界。之后考上了国立艺专影剧科(现台湾艺术大学),是联考中分数最低的。我一边上班一边上课,学科很好,但是操行不好,后来遇到打架事件,险些被退学,于是主动要求捐血、锄草等等,终于勉强及格留了下来。

不过侯孝贤的童年其实并不光是打架,纪录片里他说,小时候自己爬到城隍庙边上的芒果树上偷芒果吃,在树上就明显感觉到时间和空间,感觉到一种寂寞的心情,你就好像有一个角度突然都停了下来,感觉你身处的时间和空间。要知道时间和空间,是电影最重要的两个要素。

江湖气足,女儿嫁给黑社会

侯孝贤是个有江湖气的人。他在纪录片里说,现在的男人越来越中性,未来女人会比男人强,特别怀念雄性的世界,竞争的,人与人之间像一群狗在撕咬的世界。

而在现实中,侯孝贤也和江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女儿嫁人,亲家是台湾四海帮前帮主蔡冠伦。婚礼当天,竹联、四海、天道盟、松联等台湾帮派大哥都到场祝贺,就连警方也全程录像取证。不过,侯孝贤却丝毫不介意女婿的背景:看女婿蔡君飞时,就像在选演员一样,一看就很顺眼!

曾和御用编剧开房,被媒体偷拍

熟悉侯孝贤的人都知道朱天文对他意味着什么,从80年代的《童年往事》到最新的这部《聂隐娘》他导演的很多电影剧本都是出自朱天文之手,朱天文充当了侯孝贤事业上的贤内助。她曾在接受访问时透露,由于侯孝贤是编剧出身,所以在拍戏时很少用剧本,所以自己写的剧本更多的是给工作人员看。我们经常为了剧本而讨论,其实很多重要的编剧都是他拿主意。我写好剧本给他,他也不会看,所以我从不写剧本给他,他想拍什么我们就拍什么。

2005年,在一个下雨的晚上,侯孝贤率先在台北市复兴南路下车,走进马路对面的一家宾馆。随后,朱天文也进入宾馆。4小时后,两人才离开宾馆。这一切都被媒体拍个正着。

曾遇评委两面三刀,一笑了之

在凌晨的颁奖礼上,侯孝贤说当年来戛纳得过一个奖,但是忘记具体是什么了。那一年侯孝贤携《戏梦人生》来戛纳,评委加里-奥德曼狂吐槽《戏梦人生》,说什么玩意,连脸都看不清。

但是评委阿巴斯力挺,毕竟他和老侯是一挂的,他老早就偷偷派助手向侯孝贤致意,表示很欣赏他,而侯孝贤根本不知道阿巴斯是谁。在评委开会的时候,阿巴斯大有不给《戏梦人生》一个奖,誓不罢休的派头,他的招数就是搬张椅子,坐到窗子边上,才不管你们争什么,反正不给奖就不干。

后来在庆功会上,加里奥德曼搭着侯孝贤肩膀,摆出一副我很支持你,你的电影好牛逼的样子。直到再后来,阿巴斯和侯孝贤再见面,聊起这段往事,侯孝贤一笑置之。

偶遇安哲,看片之后大骂

这个段子来自焦雄屏。

有一回在戛纳,侯孝贤和陈凯歌的《戏梦人生》和《霸王别姬》两组人员欢聚在中国餐馆,我们一位日本朋友拼命拉着我,要我带侯孝贤离开现场,去见另一位电影大师。我们满怀抱歉,离开了所有中国朋友,来到另一个酒吧,我们的新朋友是希腊大导演安哲罗普洛斯,侯孝贤照例又是不认得。

安哲罗普洛斯很不爱说话。侯大导因为不认识对方是谁,也只好面带微笑坐在一旁。我也不便插嘴,也安安静静乐得少翻译。约莫五分钟后,安氏转过头来说:我看过你的电影。侯大导慌忙说,是是是。这样又过了五分钟,安氏讲了第二句话:我觉得我们俩很像。侯大导还是,是是是!

安氏一定做梦也没想到侯先生不但没看过他的电影,连他是那根重要的葱都不知道。

几个月后,侯孝贤在台北看了《雾中风景》气得大骂,像个!

再来说说我眼中的侯孝贤。

因为的身份,我见过几次他。

2011年,在尤伦斯艺术中心,放映侯孝贤徒弟姚宏易的《金城小子》,我问他《聂隐娘》的筹备进展,钱好不好找,侯孝贤说:你们不要为电影愁,谁说《聂隐娘》一定要花很多钱?我那时候知道他心情不好,在耍小孩子脾气。

后来在柏林又见到了,这一次他是代表《1010》剧组出席。我和他抱怨现在做电影的人心浮气躁,佳作难觅,他提醒我事物发展是迂回上升,未来一定还会更好。但是我知道,不管怎样,他的电影拍起来都不容易。

2012年底,我在武当山《聂隐娘》开机的时候采访侯孝贤。他迷迷糊糊,喝多了之后,和我聊了一个多小时。他说钱其实不难找,但是这和侯孝贤在戛纳的说法完全向左。不知道他是当时赌气,还是现在哭穷。

我特别同意侯孝贤强调的通过电影看人品的说法,一个导演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品味、他的人品,在的电影里一览无余。在我看来,侯孝贤是个浪漫的江湖人,有文人的一面,也有痞子的一面。关于他的书买了很多,电影却没看几部,甚至包括那部《悲情城市》,想来也是惭愧。

祝贺侯导!

金融专用设备
科幻
中药常识